大发体育

大发体育>国内新闻
大发体育>国内新闻

一位重症患者昏迷19天后苏醒: “我就是想告诉他,花开了,春天来了”

时间:2020/03/12

来源: 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

8日,孙元婧和战友们捐出了自己的康乃馨,送给了病床上的女性患者

10日,是山大二院孙元婧随队出征武汉“满月”的日子

战士们的护目镜总是被汗水模糊


“25床睁眼了!”孙元婧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,激动得竟有些颤抖。从2月12日收治入院开始,作为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援助湖北国家医疗队队员,孙元婧见证了25床患者病情的变化。“他积极配合治疗,努力吃饭……从他身上,能看到他对生的渴望,能感觉到他在拼尽全力跟病魔抗争。”3月10日,是孙元婧随队出征武汉“满月”的日子,她在日记中写道,希望25床也会经历“满月”,接下来的“百日”,“然后和他的儿子走进繁花似锦的春天里”。

  “他吃的很努力”


  25床的患者姓徐,孙元婧和同事们都喊他老徐,2月12日被收治进病房。“老徐的儿子也因新冠肺炎住进了这个病区,但两人不在一个病房。”
  一直以来,老徐都很配合治疗。“听医生说好好吃饭,增加抵抗力,病能好得快,他就非常努力地吃饭,那样子看上去能吃得下一头牛。”孙元婧说,而当医生叮嘱要持续吸氧不能间断时,老徐就让孙元婧把鼻导管粘在鼻翼上。
  老徐病情出现变化,是在2月14日那天。“他开始憋喘得厉害,我们把氧流量调高了,这已经对鼻黏膜有很大的冲击了,但他依然憋喘。”孙元婧回忆说,直到2月17日,老徐的鼻导管流量已经高到不能再高了,医生决定给他使用百帕。
  “百帕是一种无创呼吸机,用上后会很不舒服。”但当孙元婧给老徐解释时,他很爽快地说好的,没有一点抵触。“面罩戴上去的那一刻,我看到他努力调整呼吸来配合机器。”这让孙元婧很安心,因为人机配合是呼吸机能奏效的前提。
  从那天开始,老徐就开始了脸戴盔甲的日子。“吃饭的时候会暂时取下呼吸罩。”而每次吃饭时,老徐都很认真地戴好鼻导管,然后尽快吃。“他吃的很努力,我知道他在努力补充能量,因为百帕是很消耗体力的。”每一次,孙元婧都会帮老徐把桌子和床边的小椅子收拾干净,把常用的东西放到老徐伸手就能够着的地方。“环境敞亮了,人的心情也许会舒畅一些。”

  夜里紧急插管


  2月20日,孙元婧值夜班。而这一天,老徐的状况很不好。“即使用着百帕,情况还是很糟糕,血气指标开始大幅度下滑,所有体力都用来努力呼吸,老徐已经不能很顺畅地讲话。”到了晚上,医生决定为老徐插管,上大呼吸机。
  “我抬头看了一眼走廊里的液晶屏,正好八点钟,我九点就要交接班,情况紧急,很多事情必须快速完成。”孙元婧介绍道,先把人员进行了重新分组,成立了临时插管护理小分队。当晚有两个患者需要插管,呼吸机不够用,就临时跑到别的病区借用。
  “就这样,两台呼吸机,两个病人,摆好体位,备好负压,所有人员又加了一层隔离衣和全面屏,走廊里一排满脸汗水和雾气的同事,但谁也认不出谁了。”
  所幸,当晚九点半,老徐顺利地用上了呼吸机,人也处于镇静状态中。“十点的时候,又给老徐置入了一根胃管,而这根管子就成了给老徐输送能量的生死管。”一直到夜里十点半,孙元婧才结束一天的工作,交接完班准备出污染区。
  临走时又看了一眼老徐,孙元婧不禁想起自己的一位亲人,一时之间内心翻涌。

  持续血浆滤过


  作为重症病区,病房里难免会见到不幸的发生。
  “和老徐一起插管的老罗,最终还是没扛住,2月28日那天走了。”孙元婧接班时发现,老罗的床被推走消毒了。再后来,老徐的情况一度不佳,医疗队所有的人都在为老徐悬着一颗心,同时又都盼着他能坚强地撑下去。每天一上班,孙元婧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看看老徐。
  “因为夜间无人值守,同济医院的血浆滤过只能白天做。”为了能给老徐持续做上血浆滤过,医疗队的董主任把队里懂血液净化的人拢了拢,竟也搭出了一套血浆滤过的班子来。“人总能在绝处逢生。”孙元婧感慨道,从此,老徐开始了持续血浆滤过。
  而自那之后,老徐也成了病房里最特别的一位患者。戴着大呼吸机,每天都做血浆滤过,身边围绕的是各种机器:呼吸机、监护仪、营养泵、血滤机、吸痰机……老徐每天就这样在强力镇静中“渡劫”。而医护人员也每天重复着为老徐吸痰、口腔护理、管道护理、皮肤护理,帮他擦脸、翻身,清理大便……“有时候就呆呆地看着他,看着看着就会想到人、人生、生命……”孙元婧说。

  终于睁开眼睛


  直到3月10日晚上,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老徐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  “3月8日,身在一线的女性医护人员收到了各种各样的祝福,在物资全靠供给的时候,每个人还都得到了一枝康乃馨。”高兴之余,孙元婧和战友们都慷慨捐出自己的鲜花,带到病区送给了病床上的女性患者。“借鲜花传递爱心,希望她们也能开心。”孙元婧还特意给老徐也摆了一束花,“我就是想告诉他,花开了,春天来了。”
  “大便突然这么多,会不会不太好啊?”3月10日,孙元婧还是夜班。像往常一样,交完班后她过去看老徐时,这样问同班的战友老翟。“护目镜下,老翟的眼神分外明亮,他让我先看看老徐。”
  “他这是睁眼了吗?”扭头看到老徐,孙元婧不禁惊呼出声。“我开始大声叫他,看眼神,我觉得他听见了,老翟也在为老徐加油,不过声音有些哽咽有些涩。”孙元婧忍不住泪崩,但穿着防护服不能轻易流泪,否则会导致鼻涕也止不住地流。孙元婧不得不到缓冲区去收拾垃圾,平复情绪。
  临下班时,孙元婧和同事一起,又帮老徐换了一次尿裤,翻了个身,吸了吸痰,还给他擦了脸,那时,老徐又醒了。
  “下个班,我希望他依旧醒着。”孙元婧说,3月10日,是他们支援武汉“满月”的日子,她希望老徐也能经历“满月”,接下来“百日”,然后和他的儿子一起,走进繁花似锦的春天里。


彩库宝典app 天天斗牛 斗地主达人 波克棋牌 足彩胜负14场